武警凉山森林支队成长纪实:转身,不是离去而是重生

2018-06-18 11:15  来源:凉山日报全媒体  责任编辑:李洁

灭火作战后,官兵们在皑皑白雪中踏上归途

灭火作战后,官兵们在皑皑白雪中踏上归途。

 

2018年3月,四川省冕宁县,官兵们鏖战在火场

2018年3月,四川省冕宁县,官兵们鏖战在火场。

 

凉山新闻网讯 2018年5月的一天清晨,武警凉山州森林支队西昌大队四中队上士班长孔祥磊拉开窗帘,看见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顿时长舒一口气,语气轻快地对班里的人说道:“今天是个好天气”。

 

在武警凉山州森林支队,每年的1月到6月的防火期都是官兵们的战备期,在这个时间段里,每一次出发都意味着有一片森林正在遭受火魔的侵蚀。比起五月的艳阳高照,官兵们更喜欢雨天,让森林能够平安的雨天。

 

如今,随着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步伐,他们也将走到新的岗位上,担负着新的任务,开始新的生活。

 

人民有需要 我们就能奉献

 

5月21日夜,四川大部分地区普降大到暴雨,成昆铁路因此中断。

 

第二天,紧急集合的号音在该支队直属大队和西昌大队两个营区内同时响起,这是支队根据驻地当前的现实情况而紧急开展的抢险救灾紧急出动演练。

 

支队的一中队和四中队是凉山州的“地震应急救援分队”,除了防火灭火任务以外,他们还担负着全凉山的应急救援,防灾减灾以及救灾工作。支队长仲吉会介绍说:“这里的官兵个个都是多面手,能熟练操作各类专业的救援装具,只要人民有需要,我们就能奉献。”

 

在一次灭火作战中,由于高海拔的原因,呼啸的寒风让山里的官兵们难以入眠,四级警士长张凯睡到了半夜被刺骨的寒风冻醒了。

 

思前想后,他想到了一个妙招,他将被冻醒的战士召集起来,将烧过的火炭铺开,让战士躺在上面,这样就像睡在了热炕上。可是没过多久热炕变冷炕,寒冷再次包裹了张凯,他索性在官兵四周都点上一堆篝火,安静地守着火堆到天亮。

 

与火斗,与天斗,官兵们从未服输。支队直属大队二中队班长,党的十九大代表、全军优秀共产党员侯正超已经记不清自己参与扑救了多少场森林火灾,但是身上的伤痕却记录了他在灭火场上无数次与火魔博弈的故事。

 

有一年春节,西昌市4A级景区泸山一片火海,千年古刹光福寺危在旦夕,侯正超与战友们星夜兼程参加灭火作战。侯正超带20人负责阻击火头,由于植被茂密、通行不便,作战中,他始终冲在最前面,一边指挥一边用身体为队员打开通道,右小腿外侧被划出约15厘米长的口子,却全然不知,直到鲜血浸透裤子被战友发现,简单包扎后,又继续投入战斗。经过2天1夜连续奋战,火魔退去时,侯正超的伤口已经严重感染,加之过度疲劳,他在病床上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至今那条15厘米的伤疤还清晰可见。

 

谈起奉献,官兵们纷纷想起了曾经的“老黄牛”,已经转业的四级警士长杨春,几年前的6月,西昌市安宁河旁古城村河道决堤,300多亩即将成熟的稻田成为了一片汪洋。如不立即救援,周围114户民居和453亩农田即将毁于洪灾。

 

四中队奉命前往救援,原本想急着休假回去相亲的他,休假的心愿只能再一次放下。

 

每一次灭火都是生死考验

 

5月19晚上11点,才从木里县陇东村火场回来的官兵们或坐或躺,孔祥磊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庆祝任务的圆满完成,也庆祝自己的又一次死里逃生。

 

就在几个小时前,作为突击队队长的孔祥磊跟几名战友一道奋战在火场的最前方,长时间高温的炙烤让他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不太健康的红色,背上的斯蒂尔风力灭火机因为油料耗尽再一次停止了工作。孔祥磊退下火线,走向后方的油料员,这是他今天在火场上加的第三次油,但庆幸的是,火线已经被扑灭了大半。

 

“让开!”

 

没走两步,耳边传来担任一线指挥的副支队长冷建春和中队长张浩的吼声,孔祥磊侧过头一看,火烧一棵直径约50公分的大树正朝着他们这个方向倒去,而身旁的新兵罗传远并未发觉危险的靠近,仍在与面前一米多高的火苗鏖战。

 

“小心!”孔祥磊大吼一声的同时扯住罗传远的衣服,将他拉倒了自己的身旁,而仅仅一秒钟左右的时间,大树便轰然倒地,上方的树枝划过他们二人的头盔,滋啦作响。

 

这是新兵罗传远入伍以来第四次走上火场,也是他第一次担任突击队员。看着倒在身旁的大树,他明白了自己刚才的处境,但是身旁的大火却容不得他去感慨,仅仅是向身后的孔祥磊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后,便又走上了火线。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凉山的大多数火场都在了无人烟的地方,山高坡陡林密,气候复杂,风向多变,每一次灭火对官兵们都是一次生死考验,所以每一次的凯旋也都是官兵们的一次重生。”谈到任务,支队政委颜金国如是说道。

 

如果说刚刚孔祥磊他们遭遇的倒木是一次危机的话,那四级警示长张凯的经历,便是真正的和死神赛跑。

 

那是2005年,木里县三场特大火灾之一的东孜火场,遮天蔽日的大火一直到了第二天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联指命令担任攻坚任务的武警凉山州森林支队组成灭火突击队负责阻截火头,当时的下士张凯便是其中之一。

 

下午四点,在接到撤回的命令后,突击队才走出去不到三百米的距离,在队伍最前方的张凯便发现不远处的火线已经从右侧已经烧到了小路上,而后面,滚滚的浓烟也随着风势慢慢地向他们袭来。

 

就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里,张凯他们四周就都已经被浓烟笼罩,烟雾里的太阳就向一个烧红的铁饼,斜斜地挂在天空中,山里的微风每吹一次,肆虐的白烟就随着更浓一分。

 

就在烟雾浓到在几乎看不清头顶的太阳的时候,风向却突然变了。

 

右边突然来了很大一股南风,本来往东走的烟一下子变了方向,当时的老班长孔亮立刻站了起来,张凯在整个队伍的最后面,没能听清他前面说了什么,但却牢牢记住了最后的一句话,掷地有声的五个字:

 

“活着走出去!”

 

浓烟被吹散一部分以后,张凯也清楚地看见,右侧火线有一部分并不太宽,而在火线后面,就是一片开阔的火烧迹地,只要跑进了那里,就有了生的希望。

 

“当时我也不知道谁扔了灭火弹,只听到砰砰两声,前面的人就拉着我飞快地冲过去。”

 

十多米路的距离,张凯觉得好像过了十年。

 

“两边全都是火,烤的脸上生疼,眉毛一下子就全没了,当时脑子就一个念头,一定要跑出去。”张凯在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时,如是说道。

 

不改初心 继续前进

 

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炉,对于军人群体来说,除了密切相关的退役军人事务部外,仍有一个新机构备受涉军群体瞩目——应急管理部。机构改革后,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将转制,与安全生产等应急救援队伍一并作为综合性常备应急骨干力量。这意味着,支队的官兵们将会随着这次全森林部队的改革,一同脱下军装,转制到地方,成为专业的应急救援力量。

 

“无论前路如何,我们都应当坚守我们的岗位,干好我们的事业,守好我们这一片梦想的热土。”支队政治处主任张永强在军人大会上如是说道,自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支队对官兵的思想做了全方位的调查,也结合此次改革开展多项专题教育,大家都表示拥护和支持,只要国家需要,他们仍旧义无反顾。

 

事实上,从这支部队组建开始,除执行任务外,官兵们的奉献也从未停止过。

 

组建以来,支队始终把支援地方教育事业当作己任,先后与甘洛县玉田中学、昭觉县普诗乡九年一贯制学校和木里县乔瓦镇中心小学等6所中(小)学签订捐资助学和警民共建协议。

 

支队政委颜金国告诉我们:“凉山地区是‘三区三州’中的‘三州’之一,是全国重点贫困地区,所以扶贫也就成为了支队的一项重点工作。从组建以来,支队一茬茬官兵的脚步从未停歇过,‘建设第二故乡’的思想已经融入了血脉,代代传承。”

 

2010年5月8日,官兵们扑灭西昌市安宁镇马坪坝村森林火灾后,唐冰在自家被火烧过的甘蔗地旁边呆站着。这一片甘蔗地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经过大火烘烤,颗粒无收。支队立即组织官兵爱心捐款共计2万元,帮助购买桃树幼苗,请技术人员指导技术,帮忙栽种,培育良种桃树。

 

经过6年的发展,唐冰的田地如今已经脱胎换骨:桃树规模扩大了,平房变成了小楼房,一家人其乐融融,不再为生计发愁。除了唐冰家,官兵们还先后自筹经费5万元帮助46户特困村民购买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9次请来农业、科技、畜牧等部门技术人员,帮助其他村民发展优质马铃薯、荞麦、畜牧等产业。

 

凉山是“彝海结盟”的地方,支队每年都以学习弘扬“彝海结盟”精神为主题,开展“重走长征路、重温红色经典、做红军传人”系列活动,忠实履行使命、增进民族团结、投身经济建设意识已经深深的扎根在了每名官兵的心中。

 

组建16年以来,他们先后被四川省委省政府授予“森林灭火尖刀支队”荣誉称号、表彰为“抢险救灾先进集体”,被誉为“彝海结盟”新传人,2017年,被武警总部表彰为“基层建设标兵支队”。

 

孔祥磊说,或许再有几个月,他就将脱下军装,但是他也深深地知道,森林武警的魂已经深深烙在了他和他所有战友的心里。 (文/图 陈维奇 徐昆鹏 代晋恺)